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陈斌 > 如果这不是民粹,啥是民粹?

如果这不是民粹,啥是民粹?

用内贸替服贸又如何?

 

真实世界比小说还精彩,台湾也出大新闻了。2014年3月18日晚,一群学生占领“立法院”;3月23日晚,一伙人又占领“行政院”,这可把“行政院副秘书长”萧家淇惹毛了,他订自屏东的奶酪蛋糕被学生偷吃了。在一段采访中,他强调了八次“这是屏东的哎”。自己被偷吃的奶酪蛋糕,实的;台湾被夺走的法治体面,虚的。多实诚。

春天是一个叫春的季节。年轻学生血气方刚、良心爆棚,总要找点事干干,什么事儿不重要,重要的是能博出位,其实就是另一种孔雀开屏,达尔文称之为“性选择”。占领政府的立法与行政机构,对着电视镜头秀自己的青春与青春痘,颇有英雄造时势的壮怀,帅呆了,酷毙了。其实,话到这份上都够了。

不过,不看这些学生的诉求也会错过好东西。诉求很简单:反服贸协议。他们给出了两点理由。其一为实体上的理由:“自由贸易虽然名为自由但是实际上却让大部分人民变不自由,这份协议只对特定政治团体与大财团有利,对劳工冲击却要后面才看到”,“自由贸易的本质就是伤害劳工”,“反对资本主义”。

其二为程序上的理由:国民党与大陆谈判服贸协议搞的是“黑箱操作”,试图让协议在“立法院”一揽子通过是想蒙混过关,应该“逐条审核、逐条表决”。

对于第一点,许多大陆人看了会乐翻。三十年风水轮流转了?现在大陆拼经济了,一部分台湾人却玩意识形态了,反要学大陆前三十年搞阶级斗争了?反自由贸易与“资本主义”的极致就是搞计划经济,你玩得起吗?年轻真是好,荷尔蒙一上来,整个人立马嗨了。

这个服贸协议,全称《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》,签署于2013年6月21日。根据协议附件一“服务贸易具体承诺表”,大陆对台湾有80项开放承诺,包括但不限于金融、会计、建筑设计、电脑软件、因特网接入、分销与医院服务等,均高于WTO的开放承诺。台湾对大陆有64项开放承诺,其中只有19项高于WTO的开放承诺,而且这19项其实早已对外资开放,协议只是让陆资获得外资一样的待遇而已。

整个服贸协议,可谓大陆对台湾的单方面优惠,难怪签署后台湾代表兴奋得难以自已。大陆经济发展水平还远远不及台湾吧?大陆诸多服务业发展水平均落后于台湾吧?但大陆对台湾的开放力度远远高过台湾对大陆,向台湾敞开了世界第二经济体的大市场。大陆人尚且不怕来自台湾的竞争,一些台湾人却怕来自大陆的竞争?落后不怕先进,先进却怕落后?何况这个协议对台湾服务业的冲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对于第二点,只能形容为“吹毛求屁”。两个经济体之间的谈判,是专业人士交互博弈的过程,哪一方会事前与事中暴露自己的底牌?要求谈判细节实时公开透明,看起来洋气、高大上,其实是土得直冒傻气。难道真有人以为“公开”与“透明”是宇宙真理,任何时候只要一喊出来,就永远站在道德与道理的制高点上?

在双方谈判成功完结之后,协议文本自然会交付公众讨论及民意机构批准。既然是双边协议,民意机构要么全盘接受,要么全盘否决,根本就没有“逐条表决”这个选项。你否决了任何一条,就等于否决了整个协议,也就只能重开谈判、重走整个流程。

综观这些台湾学生如何从实体与程序上挑剔服贸协议,如果这不是民粹,啥叫民粹?在实体上,民粹主义总是摆出一副为“弱势群体”说话的姿势,但其硬伤就是缺乏知识,只会讲些反自由市场、自由企业与自由贸易的歪理,嘴里永远是公平正义,骨子里仇视产权与自负其责,一副“我过得不好,你也别想好”的心态。这种Low,是幽暗的人性。

在程序上,民粹主义从来没有正当程序的观念,一个自我授权就把人民代表了。看这些台湾学生,暴力占据民意机构没有选票授权吧,却还敢大言炎炎说自己反映了“人民的声音”;暴力占据民意机构符合什么程序了,却还敢厚颜挑剔民意机构审议服贸协议的程序问题。

对大陆来说,除了看戏之外,可以使出最简单一招。既然大陆对台湾片面优惠的服贸协议,台湾的坏们与傻们都可以撒泼搅局,那大陆不妨一站到底,把台湾对大陆的贸易一律视为内部贸易,这不仅符合一个中国原则,更是对一个中国原则的最好诠释。台湾人爱要要,爱来来,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跟钱过不去的。大陆怕什么?19世纪英国单方面降关税,撑自由贸易,成就了“日不落帝国”。大道至简,开放永远是无招胜有招。

推荐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