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陈斌 > 更少的管制,更多的马云

更少的管制,更多的马云

马云:“创造性破坏”诠释中国梦

 

商业英雄马云的一举一动,都是新闻,堪称成功的极致了吧?2013年5月10日,马云正式卸任阿里巴巴集团CEO,不过仍继续担任董事局主席,是为退居二线。他在卸职讲演中说:“我期待这一天很多年了……我是幸运的,在我48岁,我就可以离开我的工作,在座每个人你们也会48岁之前工作是我的生活,明天开始,生活将是我的工作。”

作为屌丝,谁不想在48岁或更早时拥有财务自由,然后过着退休后的幸福生活,泛舟四海、玩遍地球?或者,有更高追求者,哪个不想在48岁前改变了国人甚至人类的生活方式,然后急流勇退,给世人留下一个冷峻的背影及无尽的传说与遐想?马云统统都做到了。这难道不是对“中国梦,梦也真”的一个绝好注脚吗?

对马云为什么退、是真退还是假退,有很多猜测。或许,我们可以单纯一些,采信马云本人的说法:“相信年轻人会比我们做得更好。”吴官正在新书《闲来笔潭》中认为,比尔·盖茨52岁告别微软的原因是“放手让优秀年轻人才担当重任”,因为盖茨说:“我确实在想,如果我不担任微软的工作,微软才会新人辈出。”“我不能再挡道了,我离开后,会有人填补我留下的空白。”既然盖茨认为没有盖茨的微软可能有更好的发展,那马云认为没有马云的阿里巴巴会更好又有什么奇怪的呢?

这意味着,马云成功与功成身退,看起来有断裂,但内在逻辑是一致的。商人与企业家如何伟大?在市场中起到“创造性破坏”的作用。只有极少数的商人与企业家才能做到:开创了全新的资源使用方式,或全新的市场领域,或全新的商业模式,同时毁灭了其旧有的对应物。石器时代结束了,不是因为石头用完了,而是因为发现了金属资源的使用方式,令石头作为资源立即失去了价值。马云与阿里巴巴在互联网领域一下子整出了两大创造性破坏。

其一,马云开创的淘宝在中国已几乎成了电商的代名词,就像Google成为搜索引擎的代名词一样。这种足不出户几下点击搞定的购物方式,节约了消费者多少的时间和多少的金钱?节约了多少买家找卖家及卖家找买家的信息费用?于是,年轻情侣去街边小铺和商场购物少了,传统实体购物渠道有萎缩的趋势,非市中心的商铺长远看有贬值的压力。

其二,马云同软银与雅虎搞出来的支付宝,并不仅仅是一种在线支付手段,更是一种信用保障方式,这是与信用证一样伟大的发明。在网络交易中,买家担心卖家付了款了不发货或货不对版,卖家担心发了货卖家不付款,支付宝居间给双方提供信用担保,买家下定后划款到支付宝,收到商品后指示支付宝付款,这和信用证的原理是一样的。这种在线支付加信用保障的金融创新,对传统银行业务的潜在冲击是非常大的。

互联网是中国管制最少的一个行业。正因为如此,这一行业的创新及对我们生活方式的改变比其他任何行业都要多,都要大。微博与微信让每个人都有了一个话筒,提升了个人的话语权力;淘宝让我们的日常消费和日常生活变得异乎寻常地便利。想一想,短短几年内,这些创新就永远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。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了,我们也不会想回到过去。

互联网行业的创新还看不到尽头。诚如马云在卸职演说中所说:“这是一个变化的世界……很多人还没搞清楚什么是PC互联网,移动互联来了,我们还没搞清楚移动互联的时候,大数据时代又来了。变化的时代是年轻人的时代。”阿里巴巴一下子整出来两个创造性破坏,马云使命已达,夫复何求?是可以放手让年轻人接力了。

淘宝与支付宝正在改变中国。淘宝提供的在线交易平台,支付宝提供的在线信用支付平台,让千千万万的年轻人圆了创业梦,做着中国梦。这里不需要工商注册,不需要税务登记,只要合法想卖就卖,就不需要打点监管人员;不需要租铺,不需要设立分销和物流系统,只要根据实时需求进货、外包发货就行了,就不需要太多的启动资金。传统行业那一个比得上?

或有人呼吁政府对淘宝商户征税。可这税不收又怎么啦?淘宝平台解决了多少就业?比政府的各类鼓励创业政策更有效吧?由此为社会稳定做出了多大贡献?比政府的各种维稳措施更有效吧?要知道,淘宝商户大部分是“边际企业”,不收税还能赚钱糊口,收税就只能关张了。政府以不收税来呵护他们的中国梦,可谓惠而不费。

阿里巴巴及互联网的成功,让我们看到了对传统行业放松管制太重要了、太紧迫了。我们要形成鼓励创业、尊重商业的风气。当老板不容易。一个企业倒闭了,雇员可以找下家,但老板可能会跳楼,榨取员工之说是痴人说梦。马云说,现在是商业社会,但商人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。是的,只有大家争着创业当老板,争着学马云“我来了,我创造了,我改变了中国”,争着实现自己版本的中国梦,一个更大愿景的中国梦才能美梦成真。

  



推荐 11